新闻媒体

雨中的思念

2018-05-30 17:31:56 作者:陈静 来源:中材安徽
    淅淅沥沥的小雨绵延而悠长,犹如扯不断的思念,牵拉着我的心。
    奶奶去世已经13年了,我将这一事实尘封在记忆里,不再轻易打开,欺骗自己说其实只是短暂的分别,犹如当年外出求学时,奶奶在老家,日日夜夜的期盼,在每个星期六的傍晚,在斜斜的夕阳下,那长长的思念,往事又一幕幕闪现……
    儿时的农村犹如一幅水墨山水,小村背山面水,几十户平房以村南面的一口池塘为中心依次坐落着,池塘的水清澈见底,每到干旱季节,这口池塘便成了家家户户的救命塘,从这里流出的水养育着家家户户的禾苗,也养育着家家户户的儿女。
    奶奶总是笑呵呵的,沧桑的脸上布满了沟壑。我曾经看到一张奶奶年轻时的照片,让我惊为天人,标准的瓜子脸上,一双大大的眼睛会说话,两条又粗又乌黑的麻花辫垂在胸前,那个没有PS,没有滤镜的年代,仅仅是一张黑白照片,却让人惊叹奶奶年轻时的容颜。
    父亲是小学教师,平时忙于工作,还要兼顾家里的农活,弟妹出生后,我便由奶奶带大的。家中姐弟三个中我最年长,由于奶奶的“偏心”,所以我也最为捣蛋调皮。每当家里有好吃的,在表面上每人一份的平均之后,我便撺掇奶奶将余下的零食都收起来:“奶奶,这些明天我们再吃吧。”等到大家晚上都睡了之后,我便央求奶奶把好吃的都拿出来,躺在床上大快朵颐。直到现在,我还记得那些饼干、糖果的味道,因为里面满是奶奶的慈爱。
    奶奶喜欢打麻将,夏季的午后,烈日炎炎,但是老家堂屋在那株百年柿子树的庇护下,再热的正午也是清清凉凉的,微风吹进天井,送来丝丝凉意。奶奶邀上几位村里的老爷爷、老奶奶,一起打老式的条牌,或者是麻将,我一会儿冲出家跟小伙伴们玩一玩,一会儿过去瞅一眼麻将,就这样,在耳濡目染中,也学会了打麻将。
    还记得有一次跟奶奶去姨奶奶家玩,那是1991年,正好发大水,记忆中的槐林镇大部分区域都被水淹了,到了姨奶奶家,我缠着奶奶要买零食吃,奶奶架不住我缠,只好跟姨奶奶带我一起去很远的小店买零食,我兴冲冲地出发了,走在半路上,乐极生悲,一脚踩进了一大陀牛屎里,就这样,零食也没买成,带着一脚牛屎悻悻地折返回来,并被大家嘲笑了好多年。
    上了初中之后,爸爸妈妈就搬到了不远的松元村,我仍然每天晚上回到钱家山,钱家山离镇上的初中走路约有40分钟的距离,无论春夏秋冬,不管是滴水成冰,还是狂风暴雨,每天早上5点多,奶奶就会起床,用老式的煤炉给我做好吃的,香甜的山芋粥,或者是滚开的米粥冲的蛋花,或者是香气扑鼻的肉丝面,睡意朦胧的我每天都被浓郁的饭香唤醒……
    就这样过了三年,我上了高中,不能再每天晚上回家,不过每个周六的晚上回去,还是村口的小路上,迎面来的乡亲们就会说,你奶奶又在门口的大槐下等着你哩。远远地,就会看见一个黑黑的身影,坐在大愧树下,只是那身影,一年比一年要瘦小。
    等到上了大学,只有三四个月或者半年才回家一次了,村里原先正当壮年的中年人每一次看到都比上一次要苍老,小姑娘小伙子却一次比一次俊俏挺拔。时间在悄悄流逝,也悄悄改变着乡村。年轻人们出去打工的越来越多,留下的多是儿童和老年人,很多老房子都拆了,建起来的是一座座小楼,更多的是在城里买房,越来越少回到老家。
    2005年的时候,奶奶81岁了,身体越来越不好,她原先的就有心脏的旧疾,加上长年抽烟,一病不起,短短几天内就恶化,等到救护车来的时候,医生已经劝我们留在家里了,在奶奶最后的几天里,我一直陪伴在她身边,帮她刷牙,洗脸,梳头,送她走了最后一程。
    十几年过去了,我们姐弟三个都成家了,也有了可爱的宝宝们,只可惜奶奶没有看到,清明上坟的时候,我点起了一柱香,告诉奶奶,我们回来看您了,看,这些是您的孙子和外孙们,我们会幸福的,好好的生活,这样,您在天上,才会笑呵呵的。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:跃宏亭
10.8K
<友情连结> 新葡京国际娱乐 k8凯发真人娱乐手机版 申博sunbet菲律宾 Elizabeth Reiterflohmark